顺德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142|回复: 7

一对北大学生情侣失踪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5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某日晚,门头沟警方接到报警,北京大学一男一女两学生在灵山游玩时走失。当地警方和北大保卫科派人连夜搜山未果。次日上午,两名学生与学校恢复联系。


原来,两人投宿旅馆后关掉手机,与其失去联系的同学误以为他们走失才报警。“夜间的灵山已经零下几度了,我们就在上面找了一晚上。”参加搜山行动的清水派出所冯所长介绍,前晚6时50分,他们接到一名自称北大学生的女生报警,她的两名同学(一男一女)早晨去龙口涧风景区游玩,但到现在却跟他们失去联系,怀疑他们走失。

昨日中午,冯所长接到同样参加搜山的北大保卫科通知,说两名学生已经跟他们联系上并汇合。

据门头沟警方掌握的情况,这两名学生游玩后当晚在旅馆投宿,随后关掉手机。

第二天,两人开机后发现学校正在寻找他们,立即与校方取得了联系。

“这属于一个误会,虚惊一场。”昨晚,北大新闻发言人赵部长证实了该消息。他说,学生周末出去旅游是个人权利,学校无权干涉。



北大才子才女们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表露才华的机会,各种版本的作品喷薄而出:水浒版、琼瑶版。。。。。。
知识产权声明:
顺德城市网论坛(http://bbs.shundecity.com)原创摄影作品的版权和/或其他相关知识产权,均受中国法律和/或相关国际公约中有关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法律的保护,属相关权利人专属拥有。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顺德城市网所属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包括但不限于出版、发行、播放、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违反上述声明者,相关权利人有权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楼主| 发表于 2010-12-5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浒版:
第X回 鸳鸯双栖神龙岭 鹰犬三探灵蛇山

夜黑得浓重。

那姐儿便对那汉子道:“不如趁那班憨子远了,赶紧找一处打尖。传得这岭上出了只白额吊睛的大虫,专害往来旅客性命。”那汉子沉吟少许,却悄悄窥那姐儿,脸上兀的早见了两片绯红,心下已有三分明了,便缓缓道:“但遵姐姐吩咐便了。”于是二人复抖擞精神,紧束靴袜,向山上紧赶了一程。远远的望见一处火光,却不是个店怎地?汉子连忙将腰刀藏好,赶步上前,笃笃地只顾叩门。小二跑将出来,见是个书生模样的汉子,后面远远的伫着个大户人家模样的俏姐儿,心道:“莫问鸳鸯,不欺僧道。准是悖道书生携了这姐做个私奔。我且做个顺水人情。”又听得那姐儿缓缓上前道“银子决计不亏与你个“便更添了几分欢喜,竟安排上房与这对儿住了。

才进得房间,汉子便抽出手机,霍地关掉。那姐儿讶道:“恁地为何?“ 汉子道:“只怕是走漏了风声,引来官兵累到姐姐。“那姐闻说如此,也自去关了手机。看官到此,自然明了那汉子自是北大男,那姐儿便是北大女了。闲话休叙。单说北大府不见了大男大女,活脱脱的急煞一个人!道是哪位?便是那北大府总兵富尔莫。富总兵正为去年失掉生辰纲一事百般无奈,唯恐高太尉抓到自己不是,借题发挥,却偏偏撞得个学生走失。于是整点兵马,并晓喻周遭州县衙,尽发河北沧州一带健卒捕快,风扫落叶般搜查灵山。这边又委经事的家将轱辘着拨打大男大女手机。关了机的,哪里寻他着?这一干搜山的将校又不得甚好处,于是跑将上山又原路下来,如是者三,没甚作耍处,下来的都说不曾寻见。这番劳累了一宿,只得黑脸对白脸,大眼瞪小眼,回去厚着面皮挨顿处骂便了。只是这富总兵十分懊恼。

翌日,忽有入报,但说已然联络到了大男大女,二人想是耍得没甚兴味,便都索性开了手机。富总兵于是长吁一口气,也算是个惊魂罢。
 楼主| 发表于 2010-12-5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瓶梅版:

赴灵山男女偷欢 关手机店家遭殃

水性从来是女流,痛苦难与情人偷。

欲女心爱粗壮男,淫荡春心不自由。

………

这妇人眼见店家去了,倒把椅儿扯开一边坐着,却只偷眼睃看。汉子坐在对面,一径把那双涎瞪瞪的眼睛看着她,便又问道:“却才到忘了问娘子尊姓?”妇人便低着头带笑的回道:“姓焦。”汉子故做不听得,说道:“姓乔?”那妇人却把头又别转着,笑着低声说道:“你耳朵又不聋。”汉子笑道:“呸,忘了!正是姓焦。只是俺门头沟姓焦的却少,只有县前一个柔弱囊包的三寸丁姓焦,叫做焦不动,敢是娘子一族么?”妇人听得此言,便把脸通红了,一面低着头微笑道:“便是奴的男友。”汉子听了,半日不做声,呆了脸,假意失声道屈。妇人一面笑着,又斜瞅了他一眼,低声说道:“你又没冤枉事,怎的叫屈?”汉子道:“我替娘子叫屈哩!”这妇人一面低着头弄裙子儿,又一回咬着衫袖口儿,咬得袖口儿格格驳驳的响,要便斜溜他一眼儿。只见这汉子推害热,脱了上面绿纱褶子道:“央烦娘子替我搭在店家护炕上。”这妇人只顾咬着袖儿别转着,不接他的,低声笑道:“自手又不折,怎的支使人!”汉子笑着道:“娘子不与小人安放,小人偏要自己安放。”一面伸手隔桌子搭到床炕上去,却故意把桌上一拂,拂落两人手机来。却也是姻缘凑着,一只手机刚落在妇人裙下。汉子一面斟酒劝那妇人,妇人笑着不理他。他却又待拿起一只手机起来,故作寻来寻去,道:“怎不见了一只手机?”这妇人一面低着头,把脚尖儿踢着,笑道:“这不是了么!”汉子听说,走过妇人这边来道:“原来在此。”蹲下身去,且不拾手机,便去他绣花鞋头上只一捏。那妇人笑将起来,说道:“怎这的罗唣!我要叫了起来哩!”汉子便双膝跪下说道:“娘子可怜小人则个!”一面说着,一面便摸他裤子。妇人叉开手道:“你这歪厮缠人,我却要大耳刮子打的呢,两只手机信号满格,叫人如何安得了心呢!”汉子笑道:“娘子说的甚是,待得小人关了她,再得这个好处。”于是不由分说,抱到店家床炕上,脱衣解带,同欢。却说这妇人自从与北大入学,找得软如鼻涕脓如酱的一般男友,几时得个爽利!今番遇了这汉子,风月久惯,本事高强的,如何不喜?但见:

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喜孜孜连理枝生,美甘甘同心带结。一个将朱唇紧贴,一个将粉脸斜偎。罗袜高挑,肩膀上露两弯新月;金钗斜坠,枕头边堆一朵乌云。誓海盟山,搏弄得千般旖妮;羞云怯雨,揉搓的万种妖娆。恰恰莺声,不离耳畔。津津甜唾,笑吐舌尖。杨柳腰脉脉春浓,樱桃口微微气喘。星眼朦胧,细细汗流香玉颗;酥胸荡漾,涓涓露滴牡丹心。直饶匹配眷姻谐,真个偷情滋味美。

当下二人云雨才罢,正欲各整衣襟,只见店主推开房门入来,与几个衙差进来,汉子和那妇人都吃了一惊。那衙差便向店主道:“好呀,好呀!我让得你来开店子,让你容留偷汉了?这下你可连累我了,可知他俩都是北大急寻的?”……….
………
时隔不久,店家被永久吊销营业执照。
 楼主| 发表于 2010-12-5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楼梦版:

真是闲处光阴易过, 倏忽又是初冬矣。那北大男生携了女友去看灵山冬景, 半夜中,二人因要行那苟且之事, 便将手机关闭。待他做完了睡时, 便将手机之事忘却,不曾开启? 那寝室同学, 见好友一夜不归, 便知有些不妥, 再使几人去寻找, 回来皆云连音响皆无。那同学中也有胆小的,便昼夜啼哭, 几乎不曾寻死。也有那警醒的,哭了一回,便说,可报巡捕否?众人方如梦初醒,忙忙地求告到那门头沟派出所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12-5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鲁迅《纪念刘和珍君》版:

某年二月三十日,就是国立北京大学组织学生赴灵山游玩的那一天,我独在门头沟派出所前徘徊,遇见冯所长,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听说贵校一男一女两个学生走失的事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赶紧写个寻人启事吧;这两个学生走失,先生也脱不了干系。”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教过的学生,大概是因为个性太强之故罢,行事一向就甚为鲁莽,然而在这样枯燥乏味的大学生活中,能够随时找乐子的就有他们俩。我也觉得有写寻人启事的必要了,这虽然于走失者毫不相干,但对他们的老师来说,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他们只是在山上开了间房并把手机关了,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不知怎么写。我只觉得他们并不曾走失。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
这些学生的,然而竟不料他们真能做出如此苟且之事,做事也就罢了,还关了手机。他们
的音容笑貌,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浮想联翩,哪里还能写什么寻人启事?寻人启事,是
必须在得到校方与家长一致认可之后的。而此后几个pol.ice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真不愿相信这两个学生真的是在山上开了房间快活。
 楼主| 发表于 2010-12-5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琼瑶版:灵山幽梦

女孩紧张地向后张望着,说:强,怎么办?我好像听见有人追上山来了。一定是你爹……

男孩用力搂着她的肩膀说:娟,你要相信我,我是那么的爱你!无论天涯海角,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哪怕是我爹带着pol.ice来搜山,我也一定要和你在一起!

娟:你……

强:娟,让我们把手机关掉吧!

娟瞪大了无辜的双眼,一脸疑惑:为什么?为什么要关掉手机?难道你不爱我了?难道你不想再接受我对你爱的短信?难道你不愿意再看到我的照片?

强痛苦地摇着头说:不,不,不。娟,你怎么能怀疑我?照片无论怎样美丽,又怎能比拟你……这个活生生的你……我是为了你着想啊!  

娟:为了……我?

强:是啊!是为了你!如果我们能把手机关掉,我爹就再也找不到我们了!虽然我对于自己背出家门感到非常的痛苦,我对不起我爹……但是!只要和你在一起,再也没有什么不能承受的!

娟沉默了一会儿,说:强,你回去吧!你回到你那个温暖的家庭中,回到你爹身边吧!

强痛苦地抓住自己的头发,大声喊道:不!我不愿意!总有一天我爹会原谅我的!总有一天他老人家会接受我们俩的!所以,亲爱的娟,我们把手机关掉吧!为了我们的未来!

娟:为了我们的未来……好!

男孩和女孩关掉了手机,相拥着离开了,却没有发现背后的树丛中站着一个身影。

中年男子眼中闪着泪光,重重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啊,我被这两个孩子感动了!被这两个不屈不挠的孩子感动了!他们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坚强,竟然在这危急四伏的灵山上敢于关掉自己的手机,这,这一切都是为了爱情!阿强,爹原谅你了,你和你的爱情远走高飞吧!

中年男人做了这番剖白之后,掏出对讲机,说:这里什么也没有搜到,收队!
 楼主| 发表于 2010-12-5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史记版:


尹默字灵山,右扶风人也,祖沧州尹志平,世称仙人,宿终南山,梦龙女入怀,遗此一枝。默幼敏捷,好骑射,左右发矢,百步无不中者。年十二,与同郡尹京华搏击。京华本侠女也,仗剑交游,名闻湖海,而技艺倍逊。默伤其臂,笑曰:“汹汹百万,吾犹不惧,况女流乎?“对曰:“是儿恃武逞顽,不识礼仪,犹兕虎披衣,犬狼当道耳,安敢大言?“默大愧,弃武从文,年十六,诸子百家,尽皆通晓,诗词典判,俱各精纯,人咸称羡,默独曰:“非京华,吾终匹夫耳!“遂天下广寻之,不遇。

年十九,入京都,国子监闻名,屡招之。默自矜其才,拒会试,上怒逐之。默遁出西直门,大醉,临墙题曰:“辗转垂三载,游历尽天涯。当年曾邂逅,别后每嗟呀。落落伤春老,萧萧叹眼花。断肠风雨里,何处是京华!“投苹果园,驱车向灵山。上观默诗,曰:“真奇才也,交臂失之,国家不幸!“乃歇怒,赏千金,封万户,使京师军民并力搜寻。

默临绝顶,望山势嵯峨,帝都古雅,叹曰:“河山大好,无人相伴,生何足乐!“羽林卫追抵,传圣意,召为官。默曰:“无京华为伴,纵倾尽江山,吾岂恋哉!“羽林卫苦劝,默意不回,至于流涕。羽林卫退,默遂有投崖之思,临行,京华忽至,曰:“飘泊江湖,杳无音讯,幸西直门得君手笔,千米来寻,于此复见,大慰平生!“默答曰:“天各一方,无日不念。重逢有日,感激涕零!“指山为神,拜月为证,誓永世不负。默起而揽曰:“青春苦短,早行一乐,愿君慰思慕之情,默百死无悔!“京华含羞曰:“天有顺逆,人有礼仪,身虽属君,不敢野卧。贱妾深闺弱稚,不耐狂逞,庭前娇柳,难堪狂折。愿君怜惜。“默庄容曰:“虽塞外高峰,缓登可达,长江广阔,徐行堪渡,岂敢躁进?遂共宿山中客栈,以为天下极乐。

上闻默隐灵山,叹曰:“高士奇才,忠虑思纯,非国家梁柱何哉?吾当效文王趋渭水之礼,昭烈访茅庐之行,以为臂助。“起驾亲顾,伫立庭下,苦候一宵。默方出,曰:“山野狂人,生性疏懒,不足下问。“上曰:“公鸳鸯和谐,独乐灵山,奈天下未谐何?“默乃受官,携京华归,遂为栋梁,天下知名。

太史公曰:尹公天纵奇才,兼资文武,更忠义敦厚,虽太初、公休不及,然无京华以正理妙颜引之,终不过剑客之流,难为大用。故知教从幼起,学为情发,人间早恋,大利成才也。京华风流雅致,博达不群,尤为奇者。
 楼主| 发表于 2010-12-5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庸版:

待上得灵山,地势便愈发地陡峭起来,未行多远,天色已近黄昏。一干人等正欲寻个地方歇息,却未留意一名少女已悄悄地把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后生拉到了一旁。那少女正值二八芳龄,明眸皓齿,生得颇为清秀大方。只见她微撅小嘴,嗔道:“宁大哥,这一路上你一直说会陪我出去玩,可明日咱就要回城了,若是今晚你不陪我,我回去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那青年急得脸红口拙,忙道:“宛妹不可,师兄师姊都在这里,要是我们擅自离开,让师父知道了可又是一顿痛骂啊。”

那少女眼中流露出失望之意,嘴唇微颤,嗫嗫地道:“宁大哥说话不算话,我再也不要理他了,再也不理了……”只见那宋宁双手是举也不是,放也不是,只得诺诺地道:“宛妹宛妹,我依了你便是。不过我们一定要快些回来才是,要不让他们发现……”

少女吭哧一笑,打断了他的话头:“嘻,宁大哥快走吧,要再罗嗦就走不掉啦。”  

二人悄悄离了众人,发足往山上奔去。他们都是第一次上灵山,山中多有飞瀑奇石,煞是壮观。二人只顾观赏景色,却不觉已行出了多远。天色渐暗,那青年猛然警醒,慌忙道:“宛妹,已经天黑了,要是再不回去恐怕晚上只能在山上过夜了。”那少女眼中也露出惶惶之色,说:“宁哥,我们快回去吧。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可回头之际,却哪还记得来时的路。二人越行越远,早已迷了方向。宋宁自幼习武,体力充沛,虽已过了2个时辰,却未显疲态。穆宛却渐渐体力难支,行不多时便需靠在宋宁肩头歇息。那宋宁虽不知晓男女之事,但穆宛身上飘来的阵阵女儿体香,也令他心神激荡。行了多时,二人仍未寻着来时途径,时辰已近午夜,穆宛心中也焦急起来。前方忽然出现了点点灯光,宋宁大喜道:“有灯光就有人家,我们今晚不用露宿野外了。”两个人连忙奔过去,原来是一家山间客栈。宋宁心中暗忖道,此地前不沾村后不着店,突兀兀地一家客栈,莫不要是黑店才好。于是轻声对穆宛说:“出行在外,万事小心。钱财不可外露。”于是他把二人的手机都关了,贴身揣在怀中,大步跨了进去。

店小二见这么晚了还有生意上门,忙迎上前来,满脸堆笑道:“二位客官可是要住店?要几间房?”宋宁心道,自己武功虽未登峰造极,却也难逢敌手,至少可以自保,但若宛妹有何意外,自己可担当不起。于是便悄声对穆宛说:“今晚我和你一起睡。”那穆宛闻得此言,脸上早已飞霞一片,眼神满是温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顺德论坛 ( 粤ICP备11063726号   |

GMT+8, 2020-8-11 03:25 , Processed in 0.187025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顺德+APP

关闭

顺德城市网微信平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