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012|回复: 7

自留地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6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留地里
                         覃炜明
自留地,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现在南方农村的一个耕地使用概念。那时候农村贯彻“以粮为纲”方针,生产队的水田,大面积种植水稻,也通过修建水库,劈山造田,千方百计扩大水稻种植面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的老家农村,不知道是出于基层干部的创造,还是上边有政策允许,分别推行了一段时期的自留地政策。大致做法是,生产队在满足水稻种植面积以后,分配一小部分水田(或者相对缺水的旱田)给社员家庭,允许这些家庭在自留地里种植自己需要的其他作物。
我家分得的自留地,大约有一分(十分为一亩),在一个叫拉山口的地方。拉山口离家不远,至多也就一里路,但是要把种植农作物的每一担大粪、肥料挑到这里,也是需要耗费不少体力的。
那时候,母亲因为患上了奇怪的病,一只脚大,一只脚小,不能够参加生产队劳动。但是因为我们兄弟都参加了生产队的副业组——上山钩松脂,而二叔作为队长,生产队有大量的工作需要他安排协调,因为这样,操弄自留地里的作物的工作,就自然落到了本来就病恹恹的母亲的身上。所以说起自留地,我首先在脑海里浮现的是母亲在那里忙忙碌碌的身影。好几次,我从三角面(地名)钩松脂回家,正好遇上母亲也从自留地回家。看她挑着粪桶,粪桶里插着一大扎芋苗,扁担上或者扣着一把菜豆。母亲艰难地移动脚步,汗水已经湿透了她的衣服。我接过母亲挑着的粪桶,说:妈,这么辛苦,何必呢?母亲说:“我不辛苦,你们都吃什么菜啊?”说完,她长长叹了一口气。
我的自留地的记忆,自然和母亲的记忆码在一起了。母亲在自留地里,种了一些芋苗、菜豆、茄瓜、黄瓜之类。一分地的地方,密密麻麻长着七八种作物,需要每天浇水,隔两三天浇粪。浇水可以就近到田里取水,浇粪,就要从村里的粪坑担过去。我估计,如果将一分地全部浇粪一次,至少要三四担粪水。真不可想象,体弱多病的母亲,在自留地里到底流了多少汗水?
那时候,自留地种植什么作物,是根据家庭需要而种植的。我家自留地选择种植芋苗,这并不是为了单单吃芋头,而是为了每天能够拔一些芋苗,做为猪菜。那时候每个家庭都几乎养猪,猪菜的短缺是很普遍的现象。在自留地种一些芋头,每天拔芋苗喂猪。芋苗摘回来,要切成一寸半寸长短(我们叫铛潲草),放米,拌米糠,煮成猪食,就成为每天日常。而要芋苗生长得快,唯一的办法是多施肥。
也有一些人家,没有养猪,或者猪只还小,吃不了太多芋苗,他们就会把芋苗当做菜餸。将芋苗去丝,切成一节一节,在烧开的水里,碌一会,然后捞起,在镬里放油、放盐、放蒜子,先炒,后煮烂,就成了一碟鲜煮芋苗。鲜煮芋苗也算好吃,但是很多芋苗吃了会引起喉头发痒,手挠不到,指摸不着,非常难受。
芋苗也可以晒成芋苗干,甚至做成腌芋苗(我们乡下土话叫“呼哈渣”)。酸芋苗都腌在密封的菜塔(腌酸菜的瓮)里。夏天吃粥,把手伸到菜塔里,抓一把腌芋苗,放在碟子,不用煮热,就这样佐着吃粥,有一种特别味道。过去农村有一个笑话,人们把回家吃粥,设定程序为——回家、屙尿、洗手、抓酸菜,有人把这个程序改为——回家、洗手、屙尿,抓酸菜,老人考我们:这样的程序捞出来的酸菜,你是不是敢吃?我们都大笑。
芋苗种植,需要选择饱满,一头有明显芋芽的芋籽。芋籽埋到地里,等待芋芽长出新苗。那个时候,埋到地里的芋籽,没有长芽的另外一半,我们叫芋笃,经常会被切出来,煮了填肚子。切了芋笃,也不会影响芋苗的生长。这样处理,留种和饱腹两不误,算起来也是农民的一个发明。
我家自留地,除了种芋头,也套种大量菜豆。估计是母亲用心用力,我家自留地的菜豆,长得很粗、很长。大的,好像小手指,长的,有一尺多。一条一条,挂在豆枝上,蔚为壮观。去看外婆的时候,母亲总会摘大大一把菜豆,装在布袋里,带给外婆。有时候,甚至知道有人去贺村(外婆家),也会摘一把菜豆,叫人带过去。
可以说,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见过像母亲亲手种植出来的那一种长得特别肥硕的菜豆了。我估计母亲所以用心种那些菜豆,一是考虑菜豆除了做菜,也可以充饥,那时候吃的稀粥,没有几个米粒,吃的菜里,有了菜豆,就可以充饥饱腹。第二,我觉得,母亲肯定是知道,那时候食油奇缺,用青菜做餸,需要用不少油,而煮菜豆,少放油甚至不放油,都可以煮出可口的菜餸。
至于菜豆的种植,和所有的豆类种植一样,春天到来,在地里挖一个窝,碎土,放一点草木灰,然后撒下种子,浇水,等待发芽……不同的是,菜豆长熬起来以后,要在地里要加插一排一排的豆枝,让菜豆攀爬。夏天看自留地,除了发现母亲忙碌的身影,也可以看到一排一排豆枝上挂着的一条一条菜豆!
自留地里,也种植茄瓜、黄瓜。那时候的茄瓜,味道很涩,需要切开以后,放在水里浸泡,然后反反复复,搓去水分,才能食用。煮茄瓜特别耗油,油放少了,煮出来的茄瓜并不好吃。所以母亲煮茄瓜的时候,经常会多放一些花生油。我看着心痛,会把已经下了镬的花生油又舀一点起来。母亲说:要放足油,不然很难吃,何况你们都长身体。一直以来,我们煮茄瓜,都喜欢放蒜子、放豆豉,现在,更喜欢放很多的猪油。
至于自留地种出来的黄瓜,大多数是生吃。钩松脂回来,看到菜篮里有黄瓜,就会拔断,蘸一点生盐,当做美味水果,嚓嚓嚓嚓,咬起来。那时候的黄瓜,一头苦,一头甜,吃的时候,尽量避免吃到苦的那一头,那一部分。
母亲在自留地种植芋头、菜豆、茄瓜的同时,也会间种一些生姜。不过母亲种姜,似乎不太在乎姜根的收成。她更喜欢采摘姜苗——把姜根和姜苗一起拔回来,切得碎碎的,放盐油豆豉,煮熟,叫姜苗豆豉,吃粥的时候,少少姜苗豆豉,可以佐一大碗粥。甚至很长时间,我们家杀鸡、杀鸭,煮盐酒、调料,也会加上一些姜苗豆豉。这种吃法,可能也属于吾家祖传。
自留地这个概念,淡出农家生活已经很多年了。随着大集体的解散,包产到户,曾经是我家自留地的那一片拉山口的土地,不知道已经分到了谁家?我更不知道后来这一小块土地上都栽种过什么作物?不过一直到现在,我回家去,有有机会进山的时候,仍然会情不自禁地自留地往那一个方向凝望。因为那里,曾经留下了我母亲劳碌的身影,还有岁月留下的那些永远不会磨灭的瓜瓜豆豆的记忆。
                                2020-8-3

知识产权声明:
顺德城市网论坛(http://bbs.shundecity.com)原创摄影作品的版权和/或其他相关知识产权,均受中国法律和/或相关国际公约中有关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法律的保护,属相关权利人专属拥有。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顺德城市网所属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包括但不限于出版、发行、播放、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违反上述声明者,相关权利人有权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发表于 2020-8-6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老家也有这个说法,我一直把“自留地”当成是“自由地”,因为用我们老家的方言发音是差不多的。
发表于 2020-8-6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里面的好多记忆都是小时候的记忆,比如煮猪食
发表于 2020-8-6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几道小菜,竟然看饿了
发表于 2020-8-6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的写照,记忆犹新!
发表于 2020-8-6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8-6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自留地那是很幸运了
发表于 2020-8-6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韵味的小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顺德论坛 ( 粤ICP备11063726号   |

GMT+8, 2020-9-19 07:04 , Processed in 0.174365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顺德+APP

关闭

顺德城市网微信平台

关闭